当前位置:首页 > 短网址资讯 > 正文内容

为什么特斯拉比通用汽车更值钱 | FT12短网址

www.ft12.com4年前 (2017-09-05)短网址资讯1318
[ FT12短网址回看过去 20 多年数字经济成就,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为消费者和少数大公司创造了巨大价值,尽管它也降低了竞争,引发了权力集中,让内容产业或试图与主导玩家竞争的产业举步维艰。信息时代,数据代替矿产成为了最能创造价值的源泉,成为衡量财富的标准。像特斯拉这样新时代的巨头们凭借网络效应、庞大的用户数据库以及行之有效的分析能力瓜分了市场这块蛋糕,并通过收购打压的方式巩固自己的寡头地位。正如马太福音所云,「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赢者通吃”的数字经济为拥有者锦上添花,却让内容产业和试图竞争者举步维艰。

特斯拉自成为市场新星并崛起以来,一度代替通用汽车成为美国本土最值钱的汽车公司,尽管在7月股市震荡期间暂时改变了二者的位置,但特斯拉“引领未来”的角色在市场看来并未改变。题目看似比较特斯拉与通用汽车,实则是比较二者所代表的不同时代,即是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背景下新贵代替传统车企成长为巨头的必然性。

本文摘自“机器之能”,原作者James Surowiecki,张震编译。以下带来FT12短网址资讯选阅读:


数字经济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信息、产品、服务的消费方式,自我娱乐的方式。数字经济貌似颠覆了非数字化产业——比较今天和 20 年前的金融服务,你就会发现变化有多大——投资者期待数字经济继续变革其他产业,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汽车制造和市场份额均不及通用汽车的情况下,特斯拉仍比通用汽车公司更值钱。

该现象解释了数字经济五大巨头——苹果公司,Alphabet,微软, 亚马逊 和 Facebook 为何在去年分别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五家公司。

或许,你可以说数字经济并未达到 20 年前,也就是互联网早期人们的预期。然而,在其他一些重要的方面,其引发的后果也一直低于预期。互联网到来以后,美国 GDP 增长速度很慢(按照历史标准),让人失望。生产力并未像许多人预测的那样,在数字技术的影响下高歌猛进,相反,本世纪以来,表现一直差强人意。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互联网蓬勃发展时期,生产力增长首次加速(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不过仅维持了较短时期,就像技术创新已经解决了美国经济的中心问题。但是,生产力的迅猛发展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消失,未再重振雄风。最初,一些观察人士怀疑是统计失误,辩称 GDP 捕捉不到数字经济生产出的许多免费产品真实价值。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生产力革命还未出现。

数字经济也并未像人们期待地那样改变就业市场。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出现了全新的就业岗位:Uber 驾驶车队,以及穿梭于各大城市全食超市(Whole Foods)的任务认领者(TaskRabbiters)。美国人不再像以前一样频繁更换工作了。事实上,据统计,他们更换工作的次数少于过去 20 年来的任何一个时间点。数字化也砍掉了大量工作——一方面是自动化,另一方面是网上购物使成千上万的零售人员失业。更重要的是,数字经济并未产生大量优质高薪工作。事实上,数字经济的崛起与巩固伴随的是劳动力市场的额外疲软。近期,工人报酬才开始以高于通货膨胀的速度快速增长,而本世纪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大多发达国家的情况都是如此)。这并不是数字化之错。但是,数字化并没像众多人期待地那样成为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推动力。2000 年以来,信息和通信技术——包括软件、IT 公司、互联网公司以及娱乐和出版业,对 GDP 的贡献仅增长了一个百分点。几乎肯定的是这个数字低估了数字技术的贡献,并没有反映出数字技术对其他领域的影响,但这个数字仍然让人感到吃惊。小部分在私人企业工作的人才是在数字公司工作,这一事实也让人震惊。

最让人惊讶、也让人感到潜在忧虑的事情是,今天的数字经济变得非常平稳。一个总是与数字化联系在一起的热词是「变革」。据推测,互联网和其它数字技术会加快竞争压力,新进者很难掌握主动权。如果说,公司可以数十年稳居领先地位是旧行业秩序特点,那么,在数字经济环境下,由于门槛低、转换成本低,频繁更换大王旗应该就是它的特点。然而,事实正好相反。至少从消费者角度看,过去十年中,数字经济一直由这五大巨头主导。人们也都猜测,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仍由它们主导(从其市场资本化程度,以及巨大经济效益预期来看,至少是这样的)。数字经济是平台成为最大价值源泉的经济,五大平台成为有史以来最能赚钱的工具。结果,经济实际上被寡头控制。五大巨头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但是,每一家公司对其核心市场都拥有绝对控制权。

「寡头」听起来充满罪恶,但是,这个词并非主要源自公开反竞争或垄断行为。正如经济学家所言,数字经济是赢者通吃的经济,成功会带来近乎无法超越的优势。主导今天数字经济的规则,正如马太福音 13:12 所云「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让拥有者锦上添花,试图竞争者却面临风云不定。

数字的力量

怎样才能终止由少数大玩家主导的数字经济?最简单的答案是专注于网络效应,一项产品或服务越有价值,使用的人就会越多。网络效应有一个经典案例,一个人使用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没有人可以联系。两个人有电话,就变得有价值了。一百万人拥有电话,电话网络立刻变得价值巨大。这意味着,使用网络的用户越多,用户增加就会变得越容易。在这个意义上,要理解诸如 Facebook 这样公司的成功,理解直接网络效应就很重要了。相对于任何潜在竞争者,Facebook 一个最大优势在于其巨大的网络,如果你想和某个人建立联系,很自然的你就会加入进去。Instagram 和微信的道理,也是一样的。像 Snap 和 Twitter 这样还在努力盈利的数字公司,直接的网络效应是它们拥有的唯一价值。

五大巨头也同样从所谓的间接网络效应中获益,包括卖方想要追随买家,反之亦然。谷歌拥有庞大的用户群,许多公司都想在上面做广告。如果你买东西,自然就会想到谷歌。同样地,因为亚马逊拥有众多的消费人群,很容易吸引到很多第三方卖家。亚马逊决定允许第三方卖家在其网站出售商品,和自家产品竞争,当时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决定很疯狂。但这让该公司从网络效应中获利:拥有第三方卖家的 Amazon 吸引了更多的消费者,从而又吸引了更多的卖家,为公司创造了一个良性循环。

除了网络效应,另一个让五大巨头高居榜首的因素是巨大规模:拥有庞大的用户数据库资源。这个数据库的信息的详细程度,史无前例。公司可以利用该数据库完善产品和服务,获得更多用户,这又会让他们拥有更多数据。循环往复。数字经济早期,这种数据飞轮效应(flywheel effect)没有受到像网络效应那样的关注。如今,大家显然已认识到这一巨大竞争优势,这也是他们难以被很快超越的一个关键因素。通过跟踪上网行为,谷歌不断完善搜索结果和广告服务。亚马逊,Netflix 和 苹果公司挖掘数据、提升推荐算法,尽可能提供给你想买或想看的东西。这个过程不是自动完成的,你需要很多智能数据科学家且愿意投资该资源,不断升级产品。但是,如果你做了五大巨头做的事情,回报将是巨大的——比传统在线商业模式(打包数据并出售给广告商)的回报要大得多。

获得大量数据并能进行有效分析的能力,也是投资者认为 Tesla 比通用公司更有价值的原因之一。传统汽车公司将车卖给客户以后,与客户的关系极其有限(除了维修和服务)。相反,Tesla 会从客户那里继续收集驾驶数据,在某些情况下还有视频数据。这些数据会用来完善车辆自动驾驶系统。根据 Morgan Stanley 分析师 Adam Jonas 分析,Tesla 车辆每天行驶 500 万英里。自动驾驶有效运作依靠机器学习,需要大量数据供 AI 学习,Tesla 在数据方面的优势可能会转变为巨大的优势,:制造安全有效的自动驾驶系统。事实也确实如此,Jonas 断言,Tesla 新一代面向大众的 Model 3 轿车将比普通车辆安全 10 倍。

最后一点,五大巨头同样深耕于更加传统的方式,用高价值股票和巨大现金额收购其它公司。最近几年,有时会显露出巨大侵略性。谷歌, 苹果, 微软三家公司的现金储备总量,接近四分之一标普 500 所有公司现金储量。收购已成为一个重要的手段,获得新技术和工程人才、开拓新市场或产品领域,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打压潜在竞争者。由于没有竞争者拥有可与五大巨头匹敌的资源,因此,也使得强者更强。

数字垄断

所以,一方面,数字经济所创造的一切价值并没有在很大程度上推动经济增长或普通工人薪资的增加;另一方面,一大部分经济被少数玩家主导。有趣的是,有理由认为这两件事相互联系的。首先,有关平台公司最重要的事实是,他们可以创造巨大价值却只雇佣了相对较少的员工。从效率上看,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也刚好解释了为什么今天的数字巨头比起过去大公司对经济的影响要小一些。五大巨头在美国总计雇佣了大约 40 万名员工。听起来可能很多,但差不多一半是 Amazon 员工,许多人做的是相对低技术,低报酬的库房工作。这个数字还不及 1979 年通用汽车一家公司雇佣的人数,当时美国劳动力人数也比现在少得多。而且,通用汽车公司每雇佣一名员工,其供应链上会增加 8 个工作。除了苹果公司以外,五大巨头业务连锁反应(ripple effect)很小。结果,较之产业经济,数字经济的回报更多集中在一小部分员工身上。

在车库成立一家公司然后做成一个巨大产业,这样的硅谷梦变得越来越不现实。即使数十亿资金不断流入风险投资(在 2011-2016 年间超过两千亿),但是,最近几年内,高增长公司数量不断下降。麻省理工经济学家 Scott Stern 和 Jorge Guzman 研究表明,相比过去而言,只有很少新创公司能获得成功。当然,世界上仍然有 Teslas 和 Ubers (或者 Lyfts) 这样的公司。但只是凤毛麟角。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五大巨头的超级规模和势力范围,可以让他们应对任何竞争挑战,要么明目张胆地抄袭其它人创新(Facebook 和 Snapchat 之间争执),要么简单地在早期买下潜在竞争者。不论这是如何发生的,结果就是导致经济缺少活力,财富分散程度较低。

对于因少数公司权力集中导致的问题,一个直接解决办法是将五大巨头拆解,或者按照公共设施对其进行管理。近来,希望政府能采取大动作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从很多方面看,这很困难。首先,这些公司大部分并不是传统垄断者。不像电力公司这样的「自然垄断」,市场不给竞争者机会。任何人想搭建一个新搜索引擎,或做一个新的在线零售商,他们都可以做。除了一些例外,这些公司并没有在传统反不当竞争行为中占据主导,他们只是充分利用数字经济本质,建立并维系自己的帝国。

虽然隐私问题仍为大家所关注,但我们听到的消费者抱怨并不多。与有线电视或航空业类似,数字公司也更加关注于客户满意度。总的说来,数字经济已成为一个「免费」东西的富饶之地(消费者支付的是关注而不是现金)。尽管实践中,消费者经常深陷这些公司提供的技术(一旦你的数据存储在云端,就易进难出),但是,该商业模式对消费者并没有实际影响力。大多数公司仍继续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研发,不断升级产品和服务。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反托拉斯机构成立以来,我们很难断言说这些巨头根本不在乎消费者福利。

回顾过去 20 年数字经济成就,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它为消费者和少数大公司创造了巨大价值,尽管它也降低了竞争,引发了权力集中,让内容产业或试图与主导玩家竞争的产业举步维艰。(无论以何种方式,如果想在数字经济中赚钱,你肯定会发觉你是在与五大巨头合作,而不是竞争)。产业经济中,利益广泛流于公司,员工和消费者之间。数字经济为我们构建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利益集中于消费者和服务于他们的五大巨头之间。其他人只是生活在其中。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链接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ft12.com/article_456.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如何拿下80亿美金的阿拉伯市场?|物流篇

【FT12短网址资讯】拥有3.39亿人口、网络零售商场规模约为80亿美元的阿拉伯国家,尚处于跨境电商的“蓝海”商场,而物流这一关键环节则抬高了壁垒。据亿邦动力研究院Victor从阿拉伯国家调研的成果,出口电商接下来将对阿拉伯商场从发现商机、...

校园贷后又现整容贷,校园金融到底怎么了?

继校园贷引发的悲剧被媒体大肆报道后,整容贷又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FT12短网址的小编奉劝各位爱美的同学,还是要量力而为呀!近年来,在互联网金融的强势推动下,我国的消费贷款迎来爆发式的增长。数据显示,2008年到2016年,我国消费性贷款余...

短网址源代码文件句柄泄露问题解决小记

短网址源代码文件句柄泄露问题解决小记

维护短网址服务程序免不了要管理很多的文件, 自从我们线上系统增加了资源回收功能,便一直受一个问题困扰:后台线程解绑目录时偶尔报错,看症状因为是某些文件被占用了,目录不能解绑。但是由于系统中很多地方都有打开文件,各种包也存在复杂的的引用关系,...

使用60进制的程序仿了一个新浪微博短链接生成器

使用60进制的程序仿了一个新浪微博短链接生成器

与其说仿新浪短网址其实算是个嚼头,招引人们的眼球,对于常规的进制算法可以去参看数据结构一书 通过取模方式计算出对应的n进制数,t.cn短网址的原理大致如下:Java代码  int nv =&...

从词典查词到文本检索

从词典查词到文本检索

十一假期大家过的还好吗?时间过得真快,距离上一次跟大家聊技术已经过了快三周了。老王很开心今天又能跟大家一起扯淡了,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就是:老王想死你们了!今天准备跟大家聊的,乃是大名鼎鼎的文本检索技术。也就是大家天天都在用的“百度一下”。&n...

短链接URL系统是怎么设计的?

短链接URL系统是怎么设计的?

最实在的回答实现一个算法,将长地址转成短地址。实现长和短一一对应。然后再实现它的逆运算,将短地址还能换算回长地址。这个回答看起来挺完美的,然后候选人也会说现在时间比较短,如果给我时间我去找这个算法就解决问题了。但是稍微有点计算机或者信息论常...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