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100万的年轻人都是怎样生活的?

税季,我 Facebook 的码农好朋友纷纷找我报税。我一看工资单,惊呆。“我知道 Facebook 工资高,但是一帮二十二三岁的键盘侠,本科刚毕业,年薪人民币 110 万,太夸张了!”“我明年涨工资,30%,不过我给公司创造的价值更多。”这些被高薪宠坏了的年轻人,还挺把自己当人物。我特别喜欢 Facebook 办公室。坐落在西雅图市中心,落地窗,雨城最好的风景全在窗外,桌贴着窗,椅自由搬,色泽利落,空间辽阔。角落里,架子上摆满零食,冰箱一拉开,牛奶酸奶汽水啤酒,应有尽有,全是昂贵的品牌。开放式

论百度账号实名认证对百度SEO的影响

摘要:2017年5月9日,百度宣布自2017年6月1日百度账号需求进行实名认证,不然影响日常使用。音讯一出,当即引起互联网界一片哗然,纷纷讨论互联网实名制来临。未来百度SEO还玩得转吗?

黑客盗取NSA工具,引发全球网络攻击

被驱逐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梅(Simon Comey)的阴影昨天挂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全球威胁听证会上。 像麦克白岛的Banquo的鬼一样,Comey的缺席无处不在。 但这不是当今最超现实的方面。 这是在内部威胁越来越严重和可怕的时候,在最近的记忆中的外部威胁的听证会。 24小时之后,由于网络攻击使用被盗的国家安全局工具袭击了70多个国家的45,000台计算机,扰乱了英国的卫生系统,并将官员从莫斯科送往马德里回到了纸张和笔上,造成这一危险的严重程度。为了预防这种事情再次发生,建议使用短地址

AI能让科学研究实现自动化吗?

科学进展受限于人类思考的速度,将其外包给人工智能或许能够改变这一切。撰文:Ahmed Alkhateeb翻译:张雪科学正陷于数据危机之中。去年,仅在生物医学领域就有超过120万篇新论文发表,这令同行评审的生物医学论文总数达到了2600万篇。然而,科学家们每年的平均阅读量却只有250篇左右。与此同时,科研论文的质量也在持续下降。一些最新研究发现,大量生物医学论文不具有可重复性,和短网址一样,不可能生成重复的短连接。论文数量过多而质量太差,这向人类有限的神经能力提出严峻的挑战。随着人类的知识总量不断

技术漫谈:为何KPI毁了索尼,而OKR却成就了谷歌?

作者|李运华编辑|小智从技术 leader 的角度出发,看技术人绩效考核的痛。大多数公司里面总会因为 KPI 的考核方式而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OKR 是一个在硅谷互联网公司比较流行的做法。怎样去理解 OKR 这个概念,并在技术团队中推行,从而使绩效考核更合理也更有意义?KPI 的困惑索尼公司前常务董事天外伺朗的《绩效主义毁了索尼》一文,曾经在业界流传甚广,也激起了广泛的争议,支持的反对的意见和声音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停止。抛开文章的结论是否正确,观点是否偏颇,索尼是否没有真正理解 KPI 等争议,

在线教育企业7成亏损,15%濒临倒闭,你如何突围?

[ 亿欧导读 ] 四月暮春,又到了一年一度在线教育公司交作业的时期,无论是自己晒成绩,还是第三方机构出评估,我们看到报表里的在线教育行业都是欣欣向荣、前景喜人,但真实情况如何?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幅迅猛,2019年将达2692.6亿2012年在线教育行业始兴,就受资本市场频频垂青:有BAT斥巨资高调分羹、有知名线下培训机构拓展在线业务,更有各路大神名师披挂上阵,加入在线教育创业大军。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逐年上升,据艾媒咨询统计,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1560.2亿元,同比增长

否认全盘接手,百度外卖或与顺丰成立合资公司

[ 亿欧导读 ] 现在顺丰控股收购baidu外卖的方向是,双方将按照5:5的出资份额,一起出资经过建立合资公司来运营,不过一切都未确定,还存在变数。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之所以不会全盘接手baidu外卖,主要是因为顺丰以为全资购买没有意义。图片源自网络据AI财经社独家获悉,现在顺丰控股收购baidu外卖的方向是,双方将按照5:5的出资份额,一起出资经过建立合资公司来运营。不过一切都未到最后确定阶段,还有许多变数。被baidu战车甩出身外的baidu外卖,对baidu全面转向人工智能

互联网+教育,线上教育或成新风向?

[ 亿欧导读 ] 在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移动互联网将作为工具更深地向传统行业渗透,目前互联网向教育的渗透正悄然发生,在线教育成为探索新焦点,而三四线城市成为在线教育新的想象空间。图片来自“123rf.com.cn”【编者按】目前互联网正逐步作为工具渗入传统行业,在线教育成为新的探索焦点,三四线城市隐藏着潜在的巨大用户群。各家企业都开始动作,探寻“互联网+教育”的新模式,究竟在线教育今后的发展如何,还需要继续观望。本文首发于芥末堆,作者宁宁;由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第五届“未来之星”

一个40岁华为男的自白:作为前IBM员工,除了钱,我为什么要来华为“受虐”

我离开“我摸”(IBM的江湖俗名)加入华为的时候,老板、同事、同学、朋友都十分惊讶的问我为什么。当时总是很装逼的说:“换个环境,我想看看自己的career。”实际上入职后的好几年里,我还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来华为。别笑我如此纠结,当年华为的名声可是压力超大、工作艰苦、缺乏人性关怀、没有生活、强制打卡、管理简单粗暴、末位淘汰、企业文化土鳖,对比外企的work life balance、trust and respect、diversity、flexible working hour、world’s

原创保护之后自媒体们该何去何从?

摘要:近期,互联网大佬均纷纷启动原创内容保护机制,对于原创内容创作者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然而对于抄袭者来说无疑是一大噩耗。虽然中国互联网不缺乏原创内容创作者,但是内容抄袭者多如牛毛,依然成为盛行之风气。

伴随着各大自媒体平台纷纷加入原创内容保护体系,原创内容越来越受到保护具有排他性,尤其是纯粹靠赤裸裸复制粘贴抄袭,而且竟然署名署自己的,还声称自己原创,那么这类自媒体还能活多久?


Copyright ft1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