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成功地报复过谁?

 你成功地报复过谁? 短网址资讯

我报复过我的父亲,非常精心的报复,屡次去尝试“复仇”式的报复,可坦白说,报复过后的感觉体验非常不好,空虚、无助、无力,没有丝毫成就感,看似是报复一个人,其实是伤害一群人,跟自己。


少年时依靠母亲生活,父亲带给这个家的,全是屈辱。如果他只是那种吃喝嫖赌抽不负责任的废物也就罢了,让人绝望就好了;他更渣一层,满嘴的谎话信手拈来,总带给人一点儿希望,然后再打击,再又给点希望,特别折磨人。我4岁到初中这个阶段,他杳无音信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农村的口舌恶毒,各种谣言一直围着我们家。初一时,他带着他的小三理直气壮的回家,想卖房卖地,我奶奶特别殷勤的接待他们,最后被我爷爷赶走了。再回来,就是一个人,靠嘴骗的小三也时效不长的。


我妈这一生唯一的目标,是抚养我成人,所以她可以平衡掉她心里的所有屈辱,只有一个要求,要他负担我的学杂费。父亲是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他是厨师,盈利能力本身很强,但嗜赌如命,赚的钱都献给牌桌了。


我最恨他的记忆,是初中阶段,家里一贫如洗,我妈半夜带着我去亲戚家给他打电话,她实在做不到自己打电话给他讨学费,就一句一句交代让我如何说,态度好的讲电话。电话的那一头,他答应的很稳妥,承诺会如期汇款,吹牛这点学费不过是他一个礼拜的工资而已。可临近开学的时候,他换号,躲避,谁也联系不到他。凭由我妈绝望至极的重新想办法凑学杂费,然后过年的时候他回家吹牛,各种借口开脱,让人很恶心。


22岁之前,没有一个愉快的春节,不是我妈独自以泪洗面,就是他回家了家里鸡飞狗跳。他永远一副房、地都是他的个人财产,那种嘴脸,不能想象的丑陋。


对我,对我们家,他没有任何有益的付出,全是让我觉得屈辱的记忆。

我妈只是很普通的农村妇女,嫁给他,受了一辈子委屈,她对我的教育自然是诋毁他,让我长大以后要指教他,报复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父亲”这个称呼很排斥,厌恶。


后来大了,理解人性的复杂,家庭的矛盾,会理解他一点儿。他身上有《卡拉马佐夫兄弟》里哪位老卡拉马佐夫的自私,可他本身又不具有能自私挥霍不顾及他人的资本。我后来看Shameless,在Frank那种反复让家人绝望、燃起希望又绝望的循环中,想到他。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目标,就是期待他重病卧床,我有足够的机会一点一点报复他。心理很扭曲,总想等他有求我的一刻,我要如何朝他吐口水。我觉得他毁了我整个少年时代,也毁了我妈,我家。


我爷爷生前,一直教育我两点,书到用时方恨少,孩子是家庭的纽带。可为了他,我跟爷爷吵过很多架,我就是天然排斥任何人给他讲好话。我很反感农村那套“他年轻时不懂时,现在年纪大了,自然会归这个家”,太多人用这套来安慰我妈。


可生活、婚姻的复杂性,我至今也理解不全,后来是我妈主动选择原谅他,重新跟他生活。他有一样本事,会哄女人,他能把我妈哄得欺辱二十年,却愿意放下。可当时的我,很排斥。高三吧,他开始“洗心革面”,我也开始有机会报复他。


凡是他做的菜,我不吃;他到我学校送饭菜,直接当面丢垃圾桶;他给的零花钱,当面撕掉;跟他吵架,好几次差点动手。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伪装,他从未对我产生任何感情,我也对他没有任何感情,一切都只是所谓的血缘维系一种脱离不开的关系,他想重新得到一种生活,这种生活里必然要有我的配合,可我不让他如意,不跟他说话,不接受任何人的说服,试图用这种冷漠去报复他。可持续了一两年,慢慢发现其实能报复到的,只是我妈,他不在乎,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强制自己在执行日常。


大学对我改变很大,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陌生的交际,突然可以放下以前的所有,个人成长不愉快的经历,学校顽劣的后果代价,这所有的一切在大学都可以放下,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上大学,重获新生。慢慢的跟他的关系有缓和,能认识到男人一生要面临的问题、选择,糟糕的人生有时候当事人无能为力。能跟他和平相处了,但无法任何他讨好我。假期在家,他可以做一些美食、特色菜,做一些事讨好我,我看着就火冒三丈,心里反胃 ,会发脾气。我一直希望他跟我妈离婚的,我知道他那种人,这辈子都改不了自己的缺点,伪装成本分的人,却过不了本分人的日子,但我妈最终依然愿意跟他一起过。


人成长,变成熟这个过程是很奇妙的,对事物的看法会截然不同。以往有谁在我面前提什么“你们终归是血肉父子”这类屁话,我一定发脾气了。可后来自己打心底里接纳了这一点,因为我开始想明白,其实他完全要对我、对家庭负责的天然义务,都是道德层面、法律层面的义务,如果人是废物、渣男,没有道德底线,他对自己的责任无能为力。他不是不愿意负责,是他没有能力负责,他是一个渣男,他本身定义了他没有责任感。我的悲剧在于时运不济,撞他手里了,这是运气不好,有理由有资格责难他,却没任何意义。


所谓的对他持续长时间的报复,压根没伤害到他,复仇的感觉是很无力的,因为它不是目标达成有收获,只不过是意淫出一种解脱,实际上达成了,也解脱不了。


我后来开始改变自己,开始主动修补家庭里一些破碎的关系,退一步,依然恨他,但不表现得特别明显。我高中最好的朋友经常说,换做是他的话,绝对不原谅这样的父亲。我也做不到原谅,只是学着平衡,我认识骨子里我怕他,他像一个炸弹,随时会炸,一爆炸难得的和睦又回到往昔那种我不能忍受的状态。只有我最适合来维护让他不爆炸,所以学着保持一种平衡。虽然我妈愿意跟他过,可她经常翻旧账,经常摆脸色,怼他。像这样的前半辈子,在家生活,没脸去邻居家串门,也没有什么健康的兴趣爱好,要自己克制打牌的瘾,还有烟酒,他过的也并不愉快。不会干农活,可余生漫长,总都找点事做打发时间。毕业后到现在,用五六年的时间学习如何保持这种平衡,一方面不让他爆炸,一方面不使我自己暴发。


他不知趣,情绪管理能力低,偶尔还跟我妈吵架,我以批评我妈的时候居多,但定期回家一趟。他现在怕我,是那种惧怕,我偶尔一个眼神,他都躲我两天。还是前两年吵过一次架,他喝多了,发酒疯,我只是很冷静的跟他讲了几句,我告诉他,我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看在奶奶跟妈的面子上让他在这个家里生活,我也叫他,但如果自己不知趣,别怪我无情。我是那种平常萌萌的好脾气,可我生气的时候,谁都害怕。


我会凡事克制,我给我妈买iphone,会给他买一部小米手机,其实心里很抵触,不是钱的问题,像这样给他买东西我心里排斥的。可又要平衡,不愿太厚此薄彼太多给他挑剔我妈的借口,他没资格挑剔,可这种争执无意义。


我对他几乎没任何父子感情,我把他当成一个介于我妈跟普通亲戚之间的距离,比一般亲戚要亲,我能安排他做任何事,能让他付出,可我又做不到把他视为真正的父亲,我也不懂父亲真正的感觉,我还是读《许三观卖血记》体会过父爱的感觉。


世界很公平,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他可以帮我平衡我妈与我奶奶的矛盾,他可以帮我解决我妈催婚的矛盾,有他活在我妈生活,我可以节约一笔请保姆的钱,他不干农活,但兼职掉家里所有的家务与一日三餐,偶尔我妈的牌局差人他也能凑数,家里有这样一个人,对家庭来说,百分百的益处。可我又能时刻感觉到自己与他的距离,我们永远不能单独待在同一个房间里,氛围太尴尬了。偶尔他讨好我的行为,还是会恶心到我。


晚上跟朋友喝酒,聊起这个话题,朋友说佩服我当初的选择跟近几年对家庭的付出,可实际上这些都是我自己需要的,我想有一个愉快的春节,希望我妈晚年幸福一点儿,婚姻真的复杂,人心更复杂,都是言语难以描述清楚的,二十多年的恩怨纠缠,描述起来都是片面且情绪性的,可我每次想到往日的那些所谓的报复,以及报复后的感觉,五味杂陈。有一回他生病住院,是小时候期盼的那种终于可以报仇的机会,可当时看见他的倦容,特别心酸。他撒了一辈子慌,毁掉了他的第一段婚姻,又毁掉了我妈的年轻,还骗了另外一个女人,他吃喝嫖赌抽,吹牛过天,觉得自己红白黑三道闯,可实际上他的人生稀烂又没有意义,对父母没做到供养回馈,对子女没有抚养之恩,对妻子没有照顾之情,他在这个世界上只顾自己,只是他命好,这个家刚好差一个位置留给他,永远不会有尊严的活着,我同情他。


大学阶段,他也有我需要他的时候,在学校跟朋友闹矛盾负气出走的时候;他是厨师,偶尔做菜让我很喜欢,也拍照发朋友;他年轻时的一些趣闻,偶尔也讲给朋友听。生活就是这样矛盾,一边恨,可一边又互相有需要,他以前在武汉工作,我周末去吃饭,他居然还嫌弃我的学历,给身边人吹牛我是出国留学回来的。让人想气又好笑,有人不信他,悄悄找我求证,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又吹牛,也硬着头皮扮留学生帮他圆谎。


因为他,我前20年的人生一直是糟糕到极致,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也看见了人性的丑恶,所以当我自己独立生活的时候,我极为清醒的知道自己要什么生活,也有足够的心里素质去挑战追求其生活要面临的挫折打击,偶尔看见有人哭诉自己的成长环境、童年遭遇,我都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人,任何人碰见他,都是上辈子造孽的报应,很巧的是这个人刚好是我的父亲,恨了多年,也报复了多年,最终发现,平衡是一种很好的状态。报复只是一种意淫,意淫报复完了就有解脱,可报复完了,只剩下空虚。可原谅有时候实在太难了,我努力了几年依然原谅不了,但恨一个人往往并不是只有原谅才是解决之道,平衡也是一种选择。


发表评论:

Copyright ft12.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