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漫漫”

昨天下了一天雨,以前习惯跑的路有泥洼,换到马路上去跑了五公里,看见一路的农家乐,招牌菜居然是烤全羊。


跑步回来,我奶奶就向组织报告:“后院枣树上还有枣,你妈之前打算给你打了放冰箱的,晓得你要漫漫,我让她给你留了点儿。”


她懂我喜欢的浪漫。


我回家算勤快,每次回来总能碰到当季的瓜果。正经吃,没多少胃口的,特别喜欢随手自己摘了吃。黄瓜腌好了,不是我的菜,可顺着藤蔓慢慢找,挑到自己喜欢的,一次能吃俩;樱桃好了摘一盆,也吃不了多少,可自己爬树,能吃半钟头。要遇到一群鸟在偷我的樱桃,抢着吃一下午也不稀奇。春天回来挖鱼腥草,那种极嫩的茎叶,比根香,自己挖的味道更香一些。


一旦摘下来,就跟买的无疑,少一些情趣,这是矫情,但犯这病,打心里开心。


拿竹竿挑红的枣敲,脆甜可口,想着要不要搭配香蕉自我毁灭一下。


奶奶的“漫漫” 短网址资讯 第1张


每年国庆回家,刚好是捡板栗跟核桃的季节。


风一吹,有落地的声响,我奶奶会立即溜一圈儿,捡三个核桃一荷包板栗,再回来。


除了《海峡两岸》的节目时间外,几乎都是一小时两三趟,然后在我面前卖弄她一次捡了多少,先前捡了多少,去年这样不经意捡了多少,前年捡了多少,这棵树是什么时候栽的,这棵树差点被我爷爷砍了,都是故事,极浪漫的。

主要老屋门口两颗核桃树,老屋后一颗板栗树,新屋旁一颗板栗树。


后屋的板栗,有一窝松鼠,每天跟我奶奶抢,她骂骂咧咧的让我做弹弓把它们全打下来,可一会儿又斜着眼睛一脸疼爱的喊我去看松鼠可爱,猜测这一窝有几只小的。


松鼠不怕人,会躲一下,但也就远远地看着,不会逃太远。


站着不动,它们也大大方方的在眼皮子底下搜板栗,大腹便便的浮夸样子,这个冬天想必会睡的很香吧,树洞就在旁边竹林的一颗松树上,以前就经常碰到。


觉得家里的一切都是浪漫的,没有光污染,夜里是漆黑一片,根本不需要窗帘。


无论往哪个方向眺望,都是静谧的风景,看着很安心。


奶奶的“漫漫” 短网址资讯 第2张


老家有场婚礼大家都愿意参与,小伙伴们都在回来的路上了,跟过年一样等着聚。


假期就是这样,放松的像风,心里想干嘛,就索性慢慢飘过去,其他的一切,都去他妈的。


才不辜负我奶奶记得的,漫漫。


发表评论:

Copyright ft12.com All Rights Reserved.